新万博体育赛事|首頁|欢迎您

新闻详情页
民革中央网站>>稿件上传>>民革江苏
乡村振兴应城乡两端发力      陈振华    2020年05月11日15:15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:“在现代化进程中,如何处理好工农关系、城乡关系,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现代化的成败。”“40年前,我们通过农村改革拉开了改革开放大幕。40年后的今天,我们应该通过振兴乡村,开启城乡融合发展和现代化建设新局面。”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要论述,明晰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重大意义。

我是2017 年底开始从事“三农”工作,此前近20年一直在工业、服务业、科技园区、新城开发等岗位,过去从城市端看乡村,总觉得农村土地、资源是项目建设的储备空间,而现在从乡村端来看,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实施很难一个村、一个镇单独实现,而是一个系统工程,全方位的推动才能激活乡村的潜能。

和全国大多数的农村不一样,我们位处苏南工业重镇、乡镇企业的发祥地,又是全国第一批国家高新区,这里的绝大多数乡村都被城市、园区、企业包围,江南的小桥流水已经不多了,村庄里到处可以看到机器、卡车;为了保障城市的用地,农村的建设严重滞后,人居环境、农房质量堪忧;本地农民大多不种地了,除了被征用外,耕地大多被流转由外地大户专业种植。越是经济发达地区,城乡差距逐步拉大,政府对乡村的管控严格,比如人口、土地、资源等,建设用地、基础设施、休闲功能等都偏向城市,很多村庄在等待开发中价值一直沉睡。因此,是城市的增长太过迅速导致了乡村的一系列问题,实施乡村振兴,尤其是在城乡关系中城占绝对优势的地区,不能仅从农业农村内部破题,必须从城市和乡村两端发力,合力打造城乡融合新局面。

一方面,乡村要用城市的逻辑来做好全面振兴的准备。

乡村振兴是对城市化过程中乡村价值的重新定位,要用城市的逻辑来为乡村的全面振兴做好各种准备。但是也不能简单的按城市建设的思路来改造乡村。一是要深入挖掘乡村的价值。乡村不仅仅是农业生产的地方,而且更具有稀缺的居住和生态价值,这一点,在今年的疫情期间体现尤为明显。只有认识到乡村的价值,尤其是像我们这边乡村空间已经不足一半的地区,更要对乡村的各类资源重新估值。二是为城乡资源互动做好制度准备。推进落实农业农村“放管服”,加强农民的市场意识培育。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,通过确权、清产核资等手段把农村、农民手里沉睡的资源股份化、证券化;推进农村土地改革,着力解决城乡社保并轨,为城乡两元结构破题做好制度上的准备。三是通过城市先进治理元素带动乡村治理。研究解决对城乡流动频繁的乡村秩序进行新的利益资源配置;通过“科技+制度”,管好农村集体三资;以新乡贤引领、宗族管理、社群自治为核心推动乡村治理,通过“信息化+网络化”,加强基层网格化建设,优化乡村的“营商环境”。四是以现代宜居理念打造美丽乡村。推动城乡基础设施互联互通,加强农村垃圾、污水、厕所等方面的全面整治。城乡一体发展中,注重保护村庄的原始风貌,慎砍树、少填河,少拆房,尽可能在原有村庄的基础上做优化与改善。

另一方面,城市资源要以积极主动的态度走向乡村。

乡村是中国安全的保险阀和蓄水池。苏南地区企业众多,资本活跃,城市资源丰富,应推动与乡村全面对接,引导资金、技术、人才、管理等要素向农村流动。一是城市资本要主动下乡。推动农业向二、三产业跨界,乡村向城市开放,资源与市场接轨。支持“互联网+农业”,发展“农业+文化”“农业+旅游”等新兴业态。发挥城市资本组织化程度、效率高的优势,探索乡村社会和城市资本利益共同体的发展;加强农业农村招商,引进民营企业、投资资本、运营机构参与农村产业发展等。二是城市精英要主动下乡。很多城里人的梦想:城里一套高房子,乡下一个大院子,城里人有下乡的欲望。要创新户籍、医疗和社会保险、就业创业、农房盘活等制度,吸引心怀乡土的新知青、艺术家、创业者、跨界精英等新乡民,发展农村双创,重塑乡村的人口结构、文化结构与社会结构。三是城市功能要主动下乡。推动区域教育均衡发展,提高乡村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能力,吸引城市人口,大力推动名校、名医院的分支机构下乡。此外,在城市活跃的科普文化单位、社会团体、养老机构、旅游休闲等各类组织都应主动走向乡村,结合自身优势,优化乡村功能。四是城市文化要主动下乡。乡村振兴不能光有青山绿水,也要有文化的植入。既要挖掘历史文化,弘扬乡土文化,尤其是要把互联网、动漫、创意等文化植入到乡村,结合美丽乡村建设,探索“一村一品”的创意文化新阵地,打造一批“网红村”。

城乡互动,城市毕竟还是占据优势和主动权,乡村对资源的承接往往处于被动地位。因此,党委政府需要通过直接投入财政资金、刚性配置公共资源、出台导向政策等方式,强力推动社会事业、金融资本、专业人才、创意文化等城市资源加快向乡村流动。当然,城市资源尤其是民间资本的下乡,我觉得也要把握几条原则:一是农村不能过度产业化。避免将乡村振兴变为投资项目、基建工程,乡建的速度不宜过快。二是不能与农民争利。避免企业家将农民的土地流转以后将农民排除在外。三是不能消灭农村的生活方式。警惕商业化和现代生活方式对乡村的过度挤压。(作者陈振华:民革常州市新北区基层委员会副主委、新北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)

专题推荐

  • 地方组织链接

    辽宁
    青海

    民革微信公众号



    Baidu
    sogou
    360
    shenma